笔趣阁牛 > 我在横滨开Lupin > 第 26 章

第 26 章

  我没想到,霸占了治君住处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表贤惠(?)先把这里打扫一遍。

  也许对治君来说,住处真的是一个住处,只是晚上的落脚点。

  屋子里很空旷,和我自己的家相比,这里没有任何温馨可言,甚至唯一的生活痕迹就是角落里散落的蟹肉罐头的空罐,东倒西歪的酒瓶和用过的绷带。

  我把治君丢出去之后人就不见了,估计是去祸害中也的房子了吧,还有我身上多出来的黑卡和写着数字的纸条,熟悉的卡号熟悉的密码,一看就是中也的卡。

  反正是治君给我的,到时候挨揍的也是治君,我就不客气啦。

  为中也点蜡.jpg

  大扫除把房间打扫干净,结束之后我和茶几上的十几个窃听器相对无言,这是我分别从沙发空、窗缝、电视后,冰箱后等各个角落打扫出来的。

  我确定这些窃听器是我没来之前就存在的。在自己家里没事丢这么多窃听器,治君真是个狼人。

  把窃听器打包进垃圾袋里丢到楼下,我锁好房门,出门给自己买日用品。

  虽然不会在这里待多长时间,但是治君应该不会介意我把他的房子弄得更舒服一点。

  不过介于不是自己的地方,还是普通的装饰一下吧,治君不喜欢虽然可以变回来的那种程度吧。

  所以最后我只给沙发和床换了个更柔软的垫子,买了暖色系的窗帘和床罩。

  冰箱里塞进了新鲜的食物。

  最后把自己埋进柔软的床里。

  夜里。

  一道黑影从房间里闪出去。

  没错,是准备开始工作的我。

  虽然『书』能力很强大没错,但是目标是另一本『书』的书页,所以现在的已知信息就是,曾存放在异能特务科,后被一只好心的俄罗斯饭团盗走了。用来复活了一个名叫涩泽龙彦其实是异能『龙彦之间』的蛇精病痴汉白发美人,后来形成了一条体型巨大的龙,然后被这个世界的中也开局放大干掉了。

  那被使用过的书页呢?

  是被异能特务科带走了吗?还是由失去作用没有回收?要是后者的话,如果没被清扫过就应该躺在骸塞的地上了吧。

  所以还是先去难度最低的骸塞看一眼吧,如果没有就应该是被带走了。书页如果被带走,就会会在异能特务科、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三点。

  呼,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把破破烂烂的骸塞里里外外跑了几遍也没看到书页的踪迹。

  所以还是得去其他地方看一看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书页被异能侦探科回收的可能性比较大。

  从来没去过异能特务科的我只知道所在地,所以要怎么溜进去呢?这是个问题。我觉得我还应该算是个和平主义者吧,所以我并不是十分想过被通缉的生活。因为我觉得即使被发现我也有足够的能力逃走。

  不过得注意一下坂口安吾,那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社畜。

  『姓名:坂口安吾

  异能力:堕落论(读取残留在物品上的记忆)

  性格:严谨,认真且负责,尊重他人生命

  评价:今天下班不许走,一起加班加成狗』

  噗,安吾君的发际线还好吗?对有这样下属的上司很友好,不过能说出不睡觉就不用起床不下班就不用上班的人,很不意外是个社畜呢。

  不过安吾君的异能很让人头疼就是了,这也意味着我不能走寻常路,需要避开安吾君的日常行动路线和送礼接触的物品。

  得好好规划一下行动了呢。

  所以最后我避开摄像头,飞檐走壁的安装了几个针孔摄像头,时间充裕,先观察几天再说。

  离开以后我并没有立刻返回住处,而是拐路去了港黑,现在的时间中原中也应该刚下班。

  利用我对港黑的熟悉度,溜进资料室就很轻松,并不是港黑的安全工作做的不好,只是港黑的系统我都是看着太宰一步步完善的,所以潜入就很方便。最先去异能特务科也是因为要等港黑劳模下班。

  不在港黑,我翻遍资料室之后得出结论。看来不是在武装侦探社就是在异能特务科。

  好了今天工作量够大了,我要开始卖单放风了。

  我脱下外面套着的黑色大衣,扔进了垃圾桶。身上穿着白日白色的连衣裙,把黑色的长发理了一下,夹上个珍珠发夹,走进了酒吧里。

  好不容易中也不在身边,我今天一定要喝到酒,握拳。

  我无视酒吧里在我进来后停留在我身上的视线,把鬓角顺到耳后,走到吧台前坐下。“一杯Liqueur Galliano L'Autentico。”

  目光看向台上,虽然酒吧里很热闹,但是舞台上只有一支乐队演奏,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舞蹈。

  年轻调酒师把酒杯放在我面前,看了几眼我的脸。“这杯酒我请?”

  我轻柔的弯了弯嘴角,端起酒杯,“不用了,谢谢。”

  调酒师接过我递过去的黑卡,刷完卡以后看到卡上的标识,眼神控制不住的漂移了过来。

  啊,中原中也可能和这家酒吧有点关系。

  “该死的青花鱼!又偷我卡!”

  酒吧包间里传来一声高分贝的呐喊声。

  也许你回家之后就会发现,青花鱼不止偷了你的卡,还祸害了你的酒和房子,在此祝愿你的爱车还安好,阿门。

  包间门被大力踹开,作案的腿笔直好看,完全不像造成门被踹飞的罪魁祸首。

  酒吧里的人寂静了一瞬,然后反应过来之后迅速撤离,仿佛演练了很多遍。

  调酒师见状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到我仿佛看到了救星。“小姐,你能阻止中原先生吗?”

  看来今天又要亏本了,中原先生什么都好,就是酒品不太好,所以在喝醉状态砸了本店许多次之后发现赔的钱已经足够买好多个酒吧了,干脆把这个酒吧买了下来。每次中原先生耍酒疯的时候,客人直接撤离不用付账保证自己人身安全就行。所以在中原先生爆炸无数次之后有人还愿意来,并练就了快速撤退的身手。

  “我?我不行哦。”我和这个中也不熟,上去的结果可能是拆迁队1 1。

  中原中也钴蓝色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就在刚才他又收到了被青花鱼顺走的卡发来的消费信息,还就在他的酒吧。冷笑了一声,看他不把青花鱼发逮住去鳞晾成鱼干。

  凌厉的眼神扫过快速撤退的人群,然后停在侧耳听了调酒师说话然后看到他时眼里带着笑意的少女身上,有点不自在的按了一下帽子。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所以她在看着自己笑什么?

  原来几年之后的中也是这个样子的啊,我看着包间门口神采飞扬的青年,披着长款风衣的青年,抬手间可以窥见侧身的线条,赭色发尾搭在肩上,整个人如同酿好的陈年美酒。

  嗯……就是身高好像没有变化,我看着走进的青年想,不过娇小的中也也非常诱人。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奇奇怪怪的,中原中也顶着对方的眼神有种发毛的感觉。能令他发毛,这都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了,除了被某条青花鱼算计的时候。

  “没什么,只是感觉中原先生很帅。”

  中原中也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明明这些年见过的美女已经非常多了,虽然对方样貌可以在排名里一骑绝尘。

  我无视调酒师传达你还说你不能阻止中原先生耍酒疯的眼神,我举起一口未动的酒杯,对中原中也说,“要一起喝一杯吗?”

  调酒师已经在看勇士了。

  中原中也:“你成年了吗?”

  我:……

  已经很久没人愿意配他喝酒的中原中也虽然在有人想和他一起喝一杯的时候很开心,(宴会上酒吧里各种偶遇想和中原中也一醉不归的女孩子哭晕在厕所)但是眼前的人明显是个未成年。

  明确了对方未成年的答案之后,中原中也拿过对方的酒杯仰头喝了下去。“给她一杯热牛奶。”

  我看着对方吞咽时滚动的喉结目光幽怨。所以说为什么要有千里里来相会?又喝不成了,为什么想喝一次酒就这么难?都怪中也。

  加利安奴利口酒虽然可以当做餐后甜酒,但是本身度数也是非常高的,一杯酒一口下肚,中原中也眼里失去了焦虑,过了以后才后知后觉的问道,“你认识我?”

  “港口黑手党的重力使中原中也,我不认识才有点奇怪吧。”

  中原中也闻言捡起了警惕,语气里带上了些许防备,“你是什么人?”

  是故意踩点接近他的吗?

  “我吗?我啊是来找我未婚夫的,只不过来之前找了点资料。对了,我未婚夫中原先生可能认识,他叫太宰治。”想起这个不是我的中也之后,我愉快的开始踩治君风评。

  未婚夫???

  太宰治???

  混蛋青花鱼居然有未婚妻???

  橘猫震惊.jpg

  调酒师想起那张属于中原中也的卡,目光从眉眼含笑的小姐身上落到中原中也的帽子上,想把这玩意染成绿的。
https://www.86dongniu.com/book/16751/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86dong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