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牛 > 穿成魇梦自救指南 > 第 34 章

第 34 章

  一般来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算是魇梦要使用血鬼术,所创造的梦境也是根据每个人心境的不同所构筑的。

  这个定律用在我的身上也极为合适。

  果然是阴阳师肝多了,梦境里也在阴阳师。

  我摸了摸后脑勺,总觉得头顶有点凉。

  我跟阿菊在屋檐下聊了一会儿,也不敢久留,又回去看看无惨有没有新的要求。

  还没走进廊桥,远远地就看到这熊孩子披了件衣服,坐在窗下看太阳,连冬日的寒风都不能熄灭他那颗在死亡边缘跃跃欲试的赤子之心。

  无惨微微仰头,一片阴影落下,便看到步梦在他面前把窗子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您不想病好了吗?”

  几件厚实的衣服粗暴地落在了他的身上,缠绕着兔毛的手炉也被迅速地递到了他怀里。

  他想说,其实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了。

  但是,如果主动说出来的话,脆弱的梦境说不定就会瞬间倾塌。

  无惨低垂下眼,声音很冷,就如同窗外料峭的寒风一般:“你去哪里了。”

  “我还能去哪?在府里四处逛了逛。”

  步梦说起话来特别有趣,一连串的让人没法打断,还总是想到一些别人都想不到的诡异方向,简直可怕。

  即使是一千年,他也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您听说了吗?大阴阳师晴明大人都失忆了,据传闻,是黑夜山先动的手!所以说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特别是少爷您这样的,一看就是会被我这种变态嘿嘿嘿的对象......”

  无惨听着千年久违的声音,心情稍微好了点,语气也轻柔了不少:“哦?说来听听。”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听说他现在在帮一条狗找杀鸟凶手。”

  虽然我也很想剧透阴阳师剧情,但是现在就把悲惨的未来告诉老板,我怕他以后会以为自己真的就是那刮起来的天灾龙卷风,非要去挑战真正的恶鬼。

  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他死了,把未来的魇梦给蝴蝶没了。

  虽然只是梦境,但是万一过一会儿就场景转换了呢?

  我原以为照顾病弱老板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真的错了,我真傻,真的。

  在经历了一天被无惨使唤过来使唤过去的日子,我觉得,原主能耐心地伺候这位大爷这么久,大抵全靠真爱无敌吧。

  但是,由于我想要练习彩虹屁技巧的心太过强烈,加上也想多看看病弱美人,顺便练习彩虹屁技巧,争取在未来的裁员大会上能发挥出百分之三百的功力,我还是忍了下去,在梦里老老实实呆了几天。

  我万万没想到劝退我的居然是饥饿。

  这次真不怪我,实在是平安京时代一天只吃两餐,清汤寡水不说,而且正是因为是贵族,吃的就越素。女孩子就吃的更少了,区区一小碗米饭,实在是不能满足点凉皮都要嗦一外卖桶的我......

  我恍惚明白了为什么变成鬼以后全鬼只吃人肉的原因。

  我盯着眼前的白盐拌饭,咕咚又咽了口口水。

  啊,好饿......

  而且饿得时候,想吃的东西就会更多。特别是糖醋排骨各种红烧肉可乐鸡翅炸鸡鸭锁骨螺蛳粉手撕烤鸭担担面酸辣粉灌汤小笼包赤豆元宵炸鸡辣鸭锁骨泡椒鸡爪......

  吃饭吃到一半,眼泪都掉了下来。

  真的太饿了。

  爷要起来吃饭!

  平安京世家公子无惨很嫌弃:“眼泪都掉饭碗里了。”

  我机械地往嘴里又扒了口饭,语调平平:“没关系,反正都是咸的,流进去拌拌还能吃。”

  无惨:“......”

  等等,如果说我现在这么饿,会不会是因为本体因为睡了太久给饿的?

  我往饭上插上筷子,突然站了起来。

  “对不起,但是,我实在是太饿了。”我眼底闪烁着饥饿的金光,看着无惨,又咽了一口口水。

  我一边抹眼泪,一边看着无惨,一想到退出梦境以后就没有脾气这么好的老板了,从此就要重复打工鬼,打工魂,打工鬼是鬼下鬼的日子,我就不禁泪如雨下。

  所以说,饿到深处恍惚间能闻到无惨的人肉香味绝对不是我的错!

  这都是老板的错!

  我哭丧着脸,把自己从梦境中弹了出来。

  ......

  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都被人大力摇晃着,一股食物的香气从旁边传来。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医生来了吗?!”

  “来了来了!医生来了!”

  我:...........?????

  咋回事?

  我茫然地活动了下脖子,薄荷绿的眼珠在眼眶里咕噜噜转了一圈。

  我发现自己还是躺在旅店的床上,旁边围了好几个小面包,特别是晃着我的女性面包,一闻她身上传来了一阵诱人的血香,我就知道她来了大姨妈。

  哦原来梦里的饥饿感是这么来的,害得我还以为自己真的馋老板身子(字面意思)。

  见我醒了,旅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就又紧张起来:“您真的没事?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没有啊?”我直挺挺地从床上坐起来,环顾一圈,挠挠我睡地有点打结的发尾:“你们这是干什么,来了这么多人?”

  身带血香味的服务员妹子看着我,眼里的惊恐还是没有消退,说话都不太利索:“我、我就是来打扫一下房间,敲了房门没有人回应,我以为您外出了,就进来了。”

  “我一开始以为您是睡着了,也没太在意,但是发现您的脸色很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我就去摸了摸您的脉搏,身体是凉的,脉搏也停了......”

  我:“......”啊这。

  小妹妹,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随便去乱摸,不是我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是你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啊!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等等,说谁脸色很白,唇色很浅呢?!

  我那只是卸了妆!

  就在这时,老板娘的儿子,也是在旅店帮工的服务员小哥急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说:“医生来了!”

  我摆摆手:“我没事,不用了啊,大家都散了啊......”

  “......散了?”

  看清来人相貌的时候,我的声音逐渐飘忽下去。

  来人是一男一女。

  女人着一身暗色中袖和服,鲜艳的山茶花朵朵飞在其上,清丽的面容仅仅是薄施脂粉就可见其美丽,紫藤花色泽的眼睛宛如一潭湖水,无悲无喜。

  而跟在她身后提着医药箱的洋服小哥却满脸都写着不高兴,绿色头发是那么显眼,让人见之难忘,恨不得让他和隔壁风柱组队出道。

  即使我这么说,老板娘还是不太信,毕竟刚刚她也来看过,我确实是失去生命体征了。

  她把医生请到屋里,担忧地看向我:“虽然这位小姐自己醒过来了,但是您还是多少看看,我怕......”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我只是睡了一觉啊?

  而且面前的珠世和愈史郎是怎么回事!

  看清了眼前的人是我以后,珠世仿佛波澜不惊的眸子忽然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宛如看到了什么令她极为震惊的东西!

  而愈史郎立刻就把药箱放到了地上,双手张开挡在珠世身前作势保护她,语气极为焦躁地大喊:“你们这些碍事的人快走!珠世大人,就由我来为您殿后!”

  旅店众:“.......?”

  我:“......”

  见众人一动不动,愈史郎气急败坏:“喂!不跑我可救不了你们!我——”

  “我真没事,就是睡了一觉而已,真的没死。”我翻身下床,在他们面前走了两步:“没死,也没病,放心啊各位,都散了啊散了啊~”

  老板娘还是心有余悸:“真的?”

  “真的。”我语气诚恳。

  旅店众人见我确实没事,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少一事总比多一事强,还向我道了歉,便纷纷离开了房间。

  珠世却以还要跟我单独交谈为理由留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愈史郎还作着护珠世的姿势。他恶狠狠地瞪着我,低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恶鬼......”

  “你不也是鬼吗,谁瞧不起谁啊?”我无语:“别自作多情了,好吧?我对你这种重度迫害妄想症患者鬼一点兴趣都没有!”

  愈史郎这气呀,腾地一下就窜的老高,却被身后的珠世的声音给强行熄灭了,只能在一边当背景板瞪我。

  我也不甘示弱地叉腰瞪回去。

  谁还不是个易燃易爆炸的小公举了还?!

  “你是十二鬼月吧。”

  虽说是问句,珠世说来却极为肯定:“你身上有极为浓厚的鬼血气息。”

  见她识破,我也懒得遮掩,直接把眼中的字亮了出来:“是的。”

  「下弦一」

  愈史郎见了大惊,“珠世大人,此地不宜久留!”他剜了我一眼:“这丑女鬼肯定没安好心!”

  我听了也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火山爆炸:“你丫说谁丑?!我的官方人气投票可是16位!区区27的菜鸡也敢也敢在我面前开军舰!”

  “跟珠世大人比你就是丑鬼!丑女!”

  愈史郎也不甘示弱!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欺负我今天没化妆是不是!”

  珠世看着打成一团的我们,第一次觉得刚才的紧张好像都是虚惊一场.....

  “住手,愈史郎。”珠世说:“打坏了东西可是要赔钱。”

  钱?什么钱?!赔钱???

  一听到要赔钱,小市民心态的我瞬间停下了挥拳的动作,整个人宛如被摁下了暂停键,当机立断从愈史郎身上爬起来。

  可善良的我却被这家伙死死地揪住了头发!

  “你妈的!放手!”

  “不放!”

  珠世无奈:“放开人家,愈史郎。”

  愈史郎恶人先告状:“您是不知道刚才这女人打我有多疼!”

  我气急败坏:“我不仅要打你!我还没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呢!”

  珠世:“......”

  还能不能好了?

  这幼儿园小孩打架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我发动了致命一击:“就你这幼稚小鬼的样子,珠世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给人家当儿子吧小屁孩!”

  话音刚落,我就觉得头皮一凉!

  而愈史郎手里握着我的断发,上面还带着血渍呼啦的头皮。

  他刚刚是不是拽了一下?

  真的,只用了一点点力......
https://www.86dongniu.com/book/14051/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86dong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