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牛 > 仙萌太子妃 > 第一百零一章:师娘的考验

第一百零一章:师娘的考验

  我迈步走了过去,在他近前蹲下,微眯着双眼:“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懂,你明明已经在城外将张胜淹死了,为什么还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将他托运进城?”

  王林那阴森而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和那狗官是一伙的,你也不得好死!”

  “当日替你将尸体带到酒楼进行抛尸的人是谁?尸体是不是他帮你运进城的……”

  话音未落,只见那王林口角溢血,竟选择了咬舌自尽。

  此时此际,他脸露出笑容,没有一点痛苦之色:“婉…仪……我下来…陪你了。”模糊不清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我摇头轻叹了一声,吩咐衙役将他的尸体与那艺妓婉仪安葬在一起。

  青楼老鸨包庇罪犯,被衙役押入大牢,而酒楼与古董店这两家的掌柜和伙计也洗清嫌疑,当天就被放了回去。

  至于青楼那间密室里的几箱落燕沙粉末,也被我就地焚烧了个彻底。

  至此,这起闹的人心惶惶的抛尸案,终于结案,并且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如今已是全城百姓尽知的人物,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并不认为这是王林的错,如果换作是我,看到自己在乎的人被欺负凌辱,我或许也会动杀心。

  那个街溜子张胜,就像之前的那些欺凌小面馆一老一少的王家人一样,仗势欺人,鱼肉乡里,毫无人性可言,死了也是罪有应得,并不值得同情。

  说起小面馆,现在也不知道小悠茗和老人家在幽州那里过得怎么样,晋阳王府的那帮人有没有欺负他们,真想找个机会去看望他们呀。

  可惜现在还没有这个机会,毕竟这次荆州之行我还是偷偷溜出来的,回去之后还不知道该如何像李寒烟那个怪胎交代呢。

  …………

  中午,在太府这里吃过午饭之后,我便起身打算离开,刚走到太府门口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叫唤声。

  只见师爷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挥手叫唤着:“薛姑娘……薛姑娘请留步!”

  “师爷,你那么着急找我干嘛?”

  “薛姑娘这是打算要走了?”

  我点了点头:“案子已经破了,我也是时候该走了,怎么了吗?”

  师爷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道:“太府令大人已经醒了,让你过去一趟。”

  来到太府令的房间,他此时坐在床头上,脸色好转了许多,但看起来还很虚弱,一旁的侍女正在喂他喝药。

  “薛姑娘来了?快请坐。”见我到来,太府令赶忙抬手让侍女搬来一把椅子,而后张了张口,道:“薛姑娘,你办案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本府心中也是钦佩不已。你不是喜欢查案吗?本府想让你继续留在太府查案,每月给你五十两俸禄,可以吗?”

  “大人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等这个案子结案之后,我也就该离开了,我身上还有任务,并不能长久在这里待着,抱歉了。”

  “也罢,这里是五十两,就当是你破案的酬金了,姑娘请收下。”太府令摆手轻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给我。

  “行,那我就收下了。”将钱袋收入怀中,我起身看了他一眼,道:“大人,在临走前我还有句话要说。你身为荆州太府令,治理一方,希望你日后能够对底下的百姓多尽些责任,莫让惨案再现。”

  太府令点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薛姑娘说的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本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日后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离开太府衙门之后,我提着紫辰黎云往九仙宫方向走去。

  我是一个乐观的人,一个晃眼间,心态就已经恢复如初,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抛之脑后,忘得一干二净,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

  刚来到九仙宫山门,我就隐约觉得那几个守门弟子的目光有些不一样,将迎进山门后,其中一名弟子上声提醒,道:

  “姑娘,掌门已经出关,听说你前几天在这里的事情后,似乎很不高兴,你小心一点,自求多福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隐约觉得这位素未谋面的师娘,应该不是不好说话,看来得早做心理准备了。

  我青呼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道:“那道涵掌门现在在哪?”

  一名守山门的弟子,指了指远处那座通体白皑皑,洁白如玉,飞雪铺盖的雪山,道:“哝,就在雪玉山上的凝霜宫里面,不过我劝你还是过段时间,等掌门气消了之后再去见她吧,免得自讨苦吃活受罪。”

  我噘了噘嘴巴:“我怕什么,那些人飞扬跋扈,本来就该打,我又没有做错。”

  “得,那你就去吧,别待会被掌门一巴掌给扇飞了出来就行。”一名弟子撇嘴嘲讽道,其他几名弟子闻言也都纷纷点头。

  我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又看看远处的那座雪山:“道涵掌门的脾气……很火暴?”

  “谁说不是呢,你看那边,那里本来是我们九仙宫的议事殿,被我们掌门大手一挥,这就成一片废墟了,现在还在修建呢。”

  我顺着那人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里果然有一片建筑废墟,瓦砾与基石撒落一地。

  “这道涵掌门好端端的,拆房子干嘛?”我看着那片废墟一阵嘀咕,心中也在此时打起了退堂鼓。

  那名弟子耸肩:“听说当时在议事殿中,一位年迈的长老倚老卖老,说了掌门几句,结果她这脾气一上来,就这样喽。”

  看着他那幅习以为常的神情,想必这道涵师娘在九仙宫中,闲来无事的时候一定没少拆家

  ……

  “姑娘,你怎么还不过去,莫不是怕了?”

  “要是害怕就赶紧走吧,千万别勉强。”

  “是啊是啊,赶紧走吧。”

  这几名守山门的弟子先后开口,言语中不乏冷嘲热讽,存心就是想看我的笑话。

  我斜睨了他们一眼,挺直了腰板嘴硬道:“谁怕了!我专程从长安过来拜访,她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说不定她待会见了我还和我喝茶叙旧呢。”

  说完这些,我脚踩轻风,腾身而起,头也不回的向着那座雪山冲去,刚来到近前,就感觉周围的温度急骤下降。

  漫天雪花飞舞,刺骨的寒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拍打在脸上如针扎一般疼痛。

  与此同时,脚下突然一个踩空,直接从半空中坠落下来,正脸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哎哟喂……”我龇牙咧嘴的从雪堆中坐了起来,揉完大腿揉胳膊,休息了一会儿后才站起身来。

  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这座洁白无瑕的雪山竟变得一片翠绿,苍天古树拔地而起,遮云蔽日,刺骨寒风与漫天飞雪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寂灭的死亡气息在弥漫。

  “我这是……穿越了??”我嘴巴呈“O”型,一脸痴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就像是换了个地方一样,我确定没有来错地方?

  “姑娘,要上雪玉山就必须得通过考验,老夫劝你就此退走,但到底是进是退,你自行选择。”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道苍凉而老迈的声音,声音犹若奔雷一般,响彻方圆,在这片天地中回荡了许久之后才归于平静。

  考验?不是吧……刚才怎么没听那几个守门弟子提起过,该不会是道涵师娘临时给我加的?难道是因为我打伤了她的门人,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对我公报私仇了?好歹也是当师娘的人,不带这样的吧?

  我心中一阵腹诽,一时间竟有些进退两难,如果就此退走的话,那不是给墨柒师父丢脸了吗?

  “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到要看看师娘会给我怎样的考验!”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去。

  一路上我放平心态,把这当作是一场对自己的磨炼。

  走了走一段距离之后,前方地势平坦,古树苍天,树桠如同巨人的手臂一般,伸展向高空,一片葱郁,至此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但我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一路上小心潜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手提着紫辰黎云,一手紧握着刀柄,做好了备战的准备。

  又行进了有两百余米,刚绕过几株直径约有十几米的古树,一股巨力突然汹涌而来,当场将我给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一个古树的

  树干上。

  “哎哟喂……疼死老娘了~~”我捂着胸口一阵哀嚎,等抬头望向前方的时候,一股寒意席卷全身。

  只见在前方的一株古树背后,一具亮白的骸骨正笔直的立在那里,透发着一股妖异而摄人的气息。

  “白骨精?!”我顿时惊呼出声,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同时将紫辰黎云拔出刀鞘,横挡在身前,目光警惕的看着那具骨架。

  可是过了许久,那具骨架也并没有向我发起攻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呼~原来只是一具自然风干过后的骸骨。”我长舒了一口大气,迈步往前走去。

  (本章完)
https://www.86dongniu.com/book/11523/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86dongniu.com